嘿嘿嘿

【毒蛇】第四章 明台投军

时光若缓.L.R.B.S:

    自从知道明台被王天风带走,明楼已经好多天没有合眼了,如果明台因为自己而有什么闪失,他又该如何面对明镜。


    阿诚看着越显憔悴的人,他第一次看到这样束手无策的明楼,相比那天明楼在他面前毫不掩饰的震怒,恐惧,现在的平静让人无所适从。


    “大哥,咖啡。”


    和平大会即将展开,所有人将会为此疲于奔命,由于明台在港暗杀成功,明楼身上的担子变得更重了。


    “阿诚。”


    在咖啡里放安眠药,阿诚不知道会不会减弱药效,可看明楼终于斜躺下来,他总算松了口气。


    “大哥,我在这里,您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明楼从来不敢深睡,自从他加入抗战,那夜夜出现的梦境让他几乎崩溃。


    只是这次他真的太累了,这一躺下居然真的睡着了,可就连这样他都得不到解脱。


    梦里明台站在他对面,拿枪的手在颤抖,明楼能感觉到他的痛苦,他在生死边缘徘徊却无法做出选择。


    “明台,只要你能活着,我怎么样都没关系,大哥不怪你,开枪吧。”


    阿诚看了一眼时间,才睡了一个多小时,他实在不想把明楼叫起,可看他在梦里痛苦辗转,额头都是冷汗,又该如何是好。


    明楼还是醒了,无论阿诚在他身边做了多少尝试,他还是非要让自己清醒过来,因为这样的梦境实在是太痛苦了。


    “梦里我说了什么?”


    “您说,大哥在这里,别怕。”


    阿诚不敢告诉明楼真话,因为这样的真话让他感到不安,甚至不敢让明楼再次想起。


    那一个小时算是明楼最后的休息,随之而来的工作几乎占用了他所有的时间,明楼甚至觉得连呼吸都是浪费力气。


    “先生,大姐回上海了,打电话过来说是着了凉,请您回去一趟。”


    这个电话打得不早不晚,对明楼而言正中下怀,于是他顺水推舟,告假半天。


    汽车上,明楼心底盘算怎么回家跟明镜周旋,毕竟这次暗杀行动就发生在明镜身边,她必然会把事情和自己联系到一起。


    然而这一次,他会很主动地出击,因为行动已经迫在眉睫,一分一秒他都耗不起。


    “大哥,您没事吧?”


    “没事,内外交迫而已。”


    后车座上阿诚特意放了一个抱枕,原本是想让明楼休息的时候也能睡得舒服点,可明楼偏偏只拿它来垫腰。


    那次被明镜打完,虽然找苏医生看过,但无法静养,导致腰伤始终反复,不得痊愈。


     阿诚也明显感觉出,自从明楼那次重伤出国之后,他的身体各个方面都在逐渐衰退。


    起初他以为,只要自己好好照顾,很快就能恢复如初,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阿诚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


    就是他,明楼,再也不可能变回从前那个如虎如豹的高级情报特工了。


    明公馆很幽静,壁灯昏黄,虽有些刺目,但是很温暖,这是属于家的祥和与安宁。


    明楼从外面走了进来,阿诚跟着,接过明楼手上的皮包和大衣,然后走进书房。


    “还没到冬至呢,天气倒冷得厉害。”


    “一个人的心要是冷了,那谁也温暖不了他。”


    明楼体寒不敢直接走到明镜身边,只好站在壁炉前烤着自己,等稍微暖和点了才过去坐下。


    “听说姐姐身子不大好,怎么不在床上多休息?”


    见明楼有意回避自己的话题,明镜不说话,端起茶几上的热茶来喝。


    明楼其实冷的厉害,阿诚一直知道他畏寒,所以总会给他多加点衣服,但今天不知怎么了,还是冷的他直打颤。


    “我离开香港前,有人托我给你带的信。”


    拿起信封,上面用楷体写着“明楼兄启”四个字,明楼拿出打火机点燃,就在明镜面前直接焚毁了那封信。


    “你都不拆吗?”


    “姐姐不是已经替我拆看过了吗?”


    明镜语塞,却不示弱,她隐隐感觉到弟弟在颤抖,将暖茶递过去,发现他的手真凉。


    “大姐,我知道这次您找我回来是为了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件事太危险,不是您一个人就能做到的。”


    这份暖意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明楼格外贪恋,却不敢靠近,生怕侵犯了这份美好。


    “你这算是警告?”


    “是忠告,网已经撒开,所有局面和情势都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控制的。”


    在明家向来是明镜做主,她说什么从来没人敢反对,可现在对于工作上的事,明楼的坚持,明镜自知无法说服他。


    “看起来,我们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


    “姐姐,我们必须得谈。”


    已经站起身想要去厨房给明楼充点热水,又被从身后拉住,明镜对这个弟弟真是无可奈何。


    “谈什么?”


    “我有求于您,请您坐下。”


    明楼再也掩饰不住疲惫,明镜也听出了他的黯哑,只觉一阵心疼,叹了口气,重新坐下。


    明镜不说话,通常她不说话,明楼就不敢吭声了,可是,这一次明楼是有备而来,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樱花号’专列非炸不可,但这个‘死亡’任务,您就交给我吧。”


    明镜望向明楼的目光变得温柔,在父母被害的那一年,她看着明楼,就像现在一样。


    “你一直痛恨暴力,姐姐也从来没有想过,把一个学富五车的弟弟推到悬崖边。”


    明镜忍住自己心底的酸楚,是什么时候开始明楼已经背负起了这么多责任,而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却什么都不知道。


    “父亲临终时,他拉着我的手说,明楼就交给你了,要让他做一个纯粹的学者。”


    “姐姐,等战争一结束,我就回巴黎教书,做回自己,做一个本分、简单的学者,我答应您,只要我还活着。”


    最后一句话,明镜心里一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明楼身子一倾,耳中一阵轰鸣。


    “你必须活着,我下次再听到这种话,我就动家法。”


    抬起头的明楼脸上竟还带着笑容,他没有办法答应明镜的这个要求,因为那封信已经断送了他活着的可能。


    “说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需要大姐为我提供炸药。”


    原本这次去看明台也是想去黑市买点炸药,可没想到日本人抓的这么紧,非但没买到还差点落入日本人的圈套。


    “我是有军火,但是,我的军火不在上海。”


    “正因为不在上海,我才找您。”


    明镜不敢置信的看着明楼,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傻,至少在明楼面前是这样,她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什么意思?”


    “我们的行动地点在苏州。”


    明楼连她私藏军火的地点都一清二楚,他要不姓“明”,明镜不敢再往下想。


    “大姐,明楼走到这一步,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在明镜这样的注视下,明楼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这句话,似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得非常委婉动听。


    “我答应你。”


    明楼垂首侍立,刻意将姿态低到尘埃中去,明镜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弟弟,卑微的让她心里一疼。


    “不过等价交换,我也需要一份同样的专列行程表,你不会拒绝吧?”


    “当然,乐意效劳。”


    明楼从口袋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密写信封交给明镜,明镜真是被他给弄得心口发闷,气得有苦难言。


    “你把脑子都动到我身上来了。”


    “您别生气,苏医生说了,您要在家静养,多休息。”


    事情结束的还算圆满,明楼准备去叫阿诚备车,不料起的太急,腿没接上力,身体一软险些倒在明镜身上。


    “明楼!”


    明镜的手紧紧扶住了他,明楼努力恢复了平衡,又被明镜按回了沙发,无奈的笑了笑。


    “大姐,我没事,只是坐太久,腿麻了。”


    明镜自然不信,可明楼毕竟不像明台那样懂得示弱,否则她真想把他拉到怀里好好疼惜。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去上班,身体还要不要了?”


    “大姐,那您先回房休息吧,我就在这里躺会儿。”


    的确有些力不从心,明楼也没办法让自己无视明镜含泪的眼眸,只好退一步。


    “你看看你,自己的身体自己不注意,到现在连个能照顾你的人都有没有,我们明家什么时候才能指望的上你啊?”


    “姐姐大量,总归是要心疼弟弟的。”


    扶着明楼躺在沙发上,明镜也没有要回房的意思,就这么坐在明楼身边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于国,明楼文能安天下,武能舍其颅,可是于家,他已无暇顾及,只怕最终还是会有所亏欠。

评论

热度(156)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